不会健身的程序员
不是好作家

小说创作杂谈——新人需要懂的基础(上)

在开始之前,我想先来谈谈为什么我要写这篇东西。
从在轻之殿第一次写评文算起来,已经过去近一年了。如果从头一次帮作者看文算其,时间就更久了。新人们拿来的文章往往问题百出,被人喷成筛子。当他们求助于评论者的时候,读者们只能给出阅读效果上的评价——好看或者不好看,而敏锐的评论者们也仅仅能够针对文章本身给出评价——人物有问题,剧情有问题,文笔不好等等。
新人们泪流满面地求解“到底怎么才能写好”。
有人回答说,你们基础不行。一切都要从基础开始。你看看,这文章里病句一大堆,分段不对,标点也用错了,还有错别字。显然就是基础的毛病。回家把中学语文学好再来写小说吧!
一些新人点头称是。
另一些则愤愤然道,某某作家就是这么写句子的,某某网文大神文中一堆错别字语病点击一样高。
接下来的发展也可以预料了——
“你们是大神么?你们是作家么?”
“哈,大神那么写是对的,作家那么写是对的,我这么写就错了。真是可笑!”
“切,写文写得这么烂,还把自己当个人物,啧啧!”
“马克吐温都说了,世上最贱的人就是评论家。你们这帮评论的人自己不会写,就别在那里唧唧歪歪。”
“鸡蛋不好吃,难道我要自己下一个才有资格讲?什么狗屁逻辑!”
……
……
诸如此类毫无意义对话每天都在各个小说论坛,贴吧不断地发生。
新人们写得不好,有人说是基础的问题。然而,到底什么是基础?
是遣词造句,语法结构?许多人遣词造句没有问题,语句流畅甚至堪称优美,但他们的文照样没人看。于是这些人声称自己的才华被埋没了,这是运气问题。甚至有人说,某些写手人气高是和编辑关系好,帮着他们暗箱操作,其实文章好不好,都看作者的关系硬不硬云云。
在更早的时候,出于纯粹的兴趣,我曾经在几个著名的小说论坛潜水翻看别人总结出来的经验;我曾怀着“取经”的念头加过很多个写作QQ群,想从有经验的作者那里得到些启示;我还求助于文学专业、影视剧本创作的一些书籍。也是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怎么写小说?怎么写才能把小说写好?
我得到的回答同样是,想写小说,先要把基础搞明白。不过,所谓的基础并非是遣词造句,语法结构。这些是语文的基础,而非小说创作的基础。
下面我想要讲的就是小说创作的基础。
我以为,这些东西,对于新人写好小说是有帮助的。
不管你写的是修真争霸还是天降软妹;不管你写的都市超能力乱斗还是校园恋爱轻喜剧;不管你写的清宫穿越还是魔幻史诗,不管你写的是热血爽文还是文青虐主,不论题材主题类型,这些基础东西都是有用的。
我深信,如果新人作者们事先了解这些基础的方法技巧原理,而不是脑子一热就开始码字,文章中大部分的问题都是可以规避的。想要写好文章,改好文章,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要提高对于小说本身的理解。
当然了,我不保证自己说的都是正确的,我也不保证我说的一定比别人说的好,我更不保证按我说的做,你就一定能写出好小说来。
我只能保证,这一万多字里有很多东西新人们以前不知道,或者仅仅知道却不了解,或者了解但不够了解得不全面。而在个人我看来,这些东西对新人作者们有用。仅此而已。
一、小说与讲故事的意识
每个人创作小说时的目的都不尽相同。有人只是想自爽,有人想靠卖文赚钱,有人想和读者分享自己心中的幻想世界,有人想写出受欢迎的作品接受别人吹捧。总而言之,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即使在SF论坛灌水的朋友们,彼此的创作目的也不尽相同。
但是,手段是一样的——讲述故事。
小说的核心,就是讲故事。请各位新人务必记住这一点。
嗯,重复一遍,小说的核心是讲故事。
故事是唯一的手段,也是最直接的目的。
反过来,评判一个作者的最核心指标也是——他是否会讲故事,讲的怎样。对作者的基础要求是,首先要有讲故事的意识,第二要有讲故事的能力和技法。
也许你会问了,写小说当然是讲故事了,哪会有人不懂?遗憾的是,很多人确实不懂。
有人写了大篇幅的华丽描写来“求鉴赏”;有人花大篇幅去介绍解说设定,搞得文章像说明文;有人喜欢“教育读者”,在小说里借人物之口来向读者兜售自己的看法见解;还有作者说,本文没有情节,我的小说也不需要这个。
这些人显然是搞错了自己的目的。
读者渴求的是故事,作者的职责就是满足他们对故事的渴望。
至于思想,首先是故事的思想。人物,毫无疑问,自然是故事里的人物。文笔(注意不是文采),本身就指代“讲故事能力和技法”。
一篇小说,特别是如今的商业小说,能否成功,就看作者讲故事的功力。
只要故事上完备了,就算细节上做的不好,也无关紧要——近年来,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小学生文笔的《魔法禁书目录》能大红大紫,网文界最流行的是三少番茄土豆的白文爽文——我不是想对此评论什么,只想提醒各位作者们,他们成功正是因为满足了读者对于故事的渴望。
曾经有人批评西尾维新的《少女不十分》废话太多,讲个故事断断续续让人不爽。且不说他说的是否有理,从他的表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读者的典型心态——他想要的渴求的不是别的,就是故事。
失败的文章,特别是新人们的失败作,是在故事上出了问题。
故事是小说的核心,很多时候甚至是全部。
我所谓的小说的创作基础,包括这两方面:
1、讲故事的意识
2、讲故事的能力和技巧
能力可以培养,技巧可以学习,而在此之前,意识要明确,创作过程中要时刻清晰。
讲故事的意识应当伴随小说创作的始终。当你在键盘上敲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要提醒自己,你是要用文字给读者们描画一个故事。当你辛苦地一个个一行行一段段码字更新的时候,也不要忘记,你是在向读者呈现故事。不要因为生活中的挫折心情不好而强行扭曲故事逻辑,也不要因为某一天碰到个“有趣的段子“,就贸然用在故事里。
你写下的任何一个段落,都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对景物的描写是为了渲染故事气氛,对社会生活的描写是为了表现故事人物的生活环境,对人物动作的描写是为了体现故事中人物的性格,一切都是为了故事,故事,故事。
作为写手,切忌忘掉这点。
关于意识,就说这些。下面几篇都是谈技巧。
二、故事的基本形式
小说的核心是讲故事,那么故事又是什么?
某天你在开开心心打着DOTA,忽然舍友推门进来说“嘿,别打了,听我说。”
出于对舍友的尊重,以及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你极不情愿地放下鼠标,扭头过来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接着他说:“我刚才去了一趟邮局交电费。”
发展1
“然后呢?”
“没然后了啊。就这事。”
这时候电脑音箱中响起了“holyshit……rampage”,你回头一看,因为你的走神,对方DPS五杀超神,你方被团灭,队友大骂你是卧底第六人。
于是你冲着舍友大吼道:“XX你大爷的,害的老子输了这盘。这点破事以后别拿出来讲!”

发展2

“我去了邮局,排了老长队,等轮到自己却发现没带钱包。于是又回来取一次钱包。再次排队轮到我,又发现钱包里没钱。结果来来回回跑了六趟。”
你耸耸肩,向你的朋友表示同情。又或者友好地嘲笑他的粗枝大叶。接着,你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DOTA上,想办法力挽狂澜,五分钟之后你就完全忘了你舍友刚讲的事情。
发展3
“我去了邮局,排了老长队,等轮到自己却发现没带钱包。我当时那个气恼啊,本来想就这么算了,改天再说。但是转念一想,我要是不把咱们宿舍的电费交了,之后几天都得摸黑过日子。于是我又跑回来拿钱包。”
“哎,这事辛苦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吧!”
于是你一边表示对舍友的同情,心中暗暗也感激他。更有甚者,你对他这个人热心的性格也有了深一层的了解。
至于你们被团灭,嗨,反正DOTA打完一局还有一局,总是没完。输了一把又算什么?
以上三个虚拟的场景都根据我的真实经历改编,人物——“舍友”都在试图向“我”讲述一件事。然而,激起的反应却有非常大的区别。
第一个发展中,“舍友”向“我”讲述的仅仅是一个事实,有人物(舍友),有动作(去邮局交电费),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在生活中,就算闲得蛋疼,我们也不愿意花时间听这类东西。
“我”的那句“然后呢?”就表明了一切。
第二个发展中,“舍友”在讲述之中加入了“转折”——他没带钱包去,发现之后又回来——又去,发现钱包里没钱——再次回来取钱。他两次都浪费了大量时间,付出了代价。这件事情本身是有着一定意义的,我们可以从中获得更多的信息——他这种行为很蠢,我们不要学他;他这人就这样,以后不要托他办事,等等诸如此类。
但也仅此而已。
动作存在转折和冲突,然而对于人物(舍友)的思想和心理影响仅仅停留在“不爽”的程度。
第三个发展中,“舍友”在“冲突”中加入了“意志”——他为了不让舍友们几天内都过的憋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这种想法灌注到了行动中去,驱动着他“回来拿钱包”摆在他面前的障碍是“心中的不爽”和“惰性”,他以自己的“意志”超越这两者,选择了对朋友们有利却消耗自己体能和精力的行动。
到第三个发展,故事的要素和形式都齐备了。这才是故事的完全状态。
整理一下,作为一个故事——
首先我们需要有,主要人物,动作。
第二,人物的动作动作本身应该有着转折和冲突
第三,人物动作中应该有着“意志”,在冲突转折中更要凸显“意志”
考量一下SF上的全体小说,第一条基本所有的作品都能够符合。如果没有主要人物和动作,故事根本都无法成立,小说的一切也将无从依附。
第二条呢?一部分小说做不到。小说70%的部分都是新角色出场,卖萌。主角到这里,见XX,到那里见XX,其间插上几个移花接木来的桥段。当然了,目前这里讨论的还只是“有无”问题,对于“优劣”的探讨之后有时间再继续。
第三条,只有小部分小说能够做到。
故事中人物的动作冲突,实质上是人物的心理冲突。他的动作中灌注了意志,当他与现实发生冲突时,就会对他的心理产生反作用,然后要求他灌注更多的意志力,打破困境。
故事理当如此。或者说,值得写为小说的故事理当如此。
即便是那种最烂俗最废萌的“天降妹子强行同居”的故事中,也一定会有“男主不想要妹子来”和“妹子蛮不讲理非要来”的冲突。前者是主角的意志,而后者是与之冲突的现实。
结论:
普遍的故事形式应当具备主要人物,主要动作;主要人物的动作应该会引发“冲突”;人物的行动中要灌注“意志”,而“冲突”将凸显“意志”。任何一个故事,倘若不能满足三重标准,都无法成为一个值得讲述,值得用笔写下,值得读者花时间花钱来读的故事。

举例1:《零之使魔》第一卷拆解

《零之使魔》这部轻小说可以称得上“商业轻小说写作范本”,行文浅近易懂,小说中使用的手法也较为简单。又因为其出版年代较早,受众广泛,用来当例子十分合适。
现在,我们就来把它拆开,看看这本书到底是怎么讲故事的。
第一章:
1、缺乏魔法天赋却有着极高自尊心的路易斯参加了使魔召唤仪式。
2、所有人都嘲笑她,可她不为所动,依然释放了召唤魔法。
3、施法过后,一阵爆炸烟雾中,走出了一个平民——居然不是魔兽而是个人类。
4、原本是个宅男的平贺才人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传送门,进去之后却发现到了异世界。
5、平贺才人不知所措,一个陌生的美少女却过来和他接吻。
6、接吻过后,他被告知自己成了使魔。
7、才人想要回家,可是路易斯声称他不能离开,要为自己干仆人的工作。
好了,第一章到此结束。
注意到了么?上面的每一句话里,都包含了一个动作上事实上的转折冲突。其中第1、2、7句还明显地体现了人物的“意志”和现实的冲突。
这就是故事的普遍形式。
没有转折冲突则不成故事,没有人物“意志”和现实的碰撞则没有故事。任何一个故事都遵循相这个原理。
下面把视角拉远一些,我们从整体上分析第一卷。
路易斯:
1、向来心高气傲却受到鄙视的贵族少女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却召唤出了一个异世界少年作为使魔。
2、她和这个使魔相处的过程磕磕绊绊,她开始很鄙视他,命令他做这做那,可是这个使魔却根本不听话,活干得不好,嘲笑主人,还和主人的对头眉来眼去。这让她十分恼火。
3、爱惹麻烦的使魔招惹了基修,和他决斗。虽然侥幸赢了,却受伤倒地。一直抱怨责难使魔的路易斯这时小心地照顾他。
4、学校宝物被盗时,路易斯为了证明自己,挺身而出去追踪盗贼,可是反而落入了陷阱。
5、在最急的关头,路易斯放出了魔法,可是魔法一如既往地失败了。她大哭了起来,意识接近崩溃。当她即将被敌人的大傀儡踩死时,一直表现得窝囊的使魔才人救走了她。
6、才人打倒了傀儡,一直扮成好人的盗贼却露出了真面目。
7、盗贼虽然获得了“火箭筒”,也知道了使用方法,却不晓得“火箭筒”是单发的。因而露出破绽被才人打倒。
8、一直将才人当做仆人使唤的路易斯很感激使魔救了自己,邀请他一起跳舞。
平贺才人:
1、只想找女友,受女孩欢迎的普通中学生才人(注意这里,才人的这个意志是整个零使系列的基本命题)被召唤到了异世界,被女孩强吻。
2、才人被告知自己成了使魔,他想回家,可是路易斯却不让他回,还让他做着做那,让他干仆人的工作。
3、不满意的才人试图反抗,然而路易斯却像看待狗一样看待他。
4、回不了家,同时又饱受欺压的才人在面对基修时,内心的不满驱使他和对方决斗。当他被打得遍体鳞伤时,基修扔给他一柄剑,悲愤的他无视了路易斯的好心劝阻,拾起了剑。神奇的力量充盈他全身,他几剑打倒了对手,却脱力倒下。
5、打败了贵族的才人被邱而可拉拢,却被愤怒的路易斯拉回来,并且被告知不能与邱尔可牵扯在一起
6、路易斯去追踪盗宝者,才人跟了过去,邱尔可也和他们同行,还在一路上用金闪闪的宝剑诱惑才人。但才人不得不看着路易斯的脸色行事。
7、才人等人落入陷阱中,原来敌人就是一直伪装成老师在他们身边。在危机时刻,才人救下了路易斯,让她安全脱离。敌人虽然获得了终极武器——火箭炮,可是却不知道这是单发的,反而被才人抓住机会打倒。
8、学校举办舞会,一直对才人颐指气使的路易斯害羞地邀请才人与之共舞。
上面是从路易斯,平贺才人两个角度去整理故事。可以看到,每一个故事进展都满足上面所说的三重要求——事件有转折,转折中凸显人物“意志”。
在接连不断,互相联系的事件转折中,人物的性格不断凸显,表现出的“意志”不断增强,直至事件彻底解决——A敌人被抓住。B路易斯和才人的关系出现决定性变化。
另外还可以看到,路易斯视角的进展5和才人视角的进展4是故事的两个高潮。
才人视角的进展4:基修给了才人一把剑,这里他一旦选择了拔剑,就将面临死亡的危险。才人的意志(遭受欺压,又回家无望,生发出的悲愤之情)在巨大的压力下漂亮地凸显出来。
路易斯视角的进展4:巨像兵向着路易斯踩来,再不跑就要死去。在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路易斯的性格(爱逞强,心高气傲,自尊心强,不愿意被人鄙视嘲笑)凸显出来。
经常看见读者抱怨小说平淡。
一般而言,平淡都是因为故事转折冲突不够,看的“没意思”。有事件无转折,或者有转折却体现不出人物的“意志”,或者人物的“意志”体现得不够强,不够有力,不够漂亮。
从点开你小说的一刻起,读者心中就有对于事实和人物的期待,对于转折的期待,对于人物意志在转折中突显的期待。
创造出读者的期待,然后满足的期待,这是小说作者的任务。
三、主要人物的构建方法
如何写好一个人?相比上面说的故事的基本形式,这是更加频繁地被探讨的问题。在教科书中,人物被认为是小说三要素的核心,而情节和背景不过是用来承载表现人物的工具。常见的说法是,把人物写活,故事就成功了。
对于如何塑造人物,很多作者都有自己的心得技巧。这里我不提具体行文时的细节技巧,仅仅从人物构架的整体角度来谈。
故事的主角,一个虚构的人物,如何能让读者们觉得他是个真实人物呢?
首先,人都有欲望,有理想,有梦想,有执念,总而言之有“想要”的念头。正是“我想”驱动着我的一切行为。
虚构的人物也如此。
上面谈到,故事就是人的意志和现实的碰撞,主角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而他一边和各种障碍对抗,奔向自己目的的过程,即是故事。
因此,在构思我们的主角的时候,我们先要明确他的愿望是什么。他的愿望和故事的发展方向息息相关,决定着他对故事中其余事物的反应,是人物和故事的核心、根本。
例子1《零之使魔》此部十余卷的轻小说人物最初识的动机可以在第一卷中找到。
平贺才人的愿望——变得受女孩子欢迎,交个女朋友
其后的十余卷小说都是围绕着这个动机展开,平贺才人和女孩子们的关系互动,以及他与“可能的女友”路易斯之间的关系转变。
例子2《龙族》,主角路明非核心的愿望是,想要朋友,想要女朋友,想要认同和重视。为此,他离开了苦逼坑爹的现实生活,前往混血种的学校,开启了另一种生活。而他抵达卡塞尔学校后,这一愿望又反复地与现实发生冲突,迫使他反应。
例子3《反叛的鲁鲁修》,开门见山地给出了鲁鲁修的第一个愿望——“我要将布列塔尼亚摧毁!”之后又给出了第二个愿望——给妹妹娜娜莉创造一个可以生存下去的世界。在之后的情节发展中,鲁鲁修不断地实践着自己的复仇行动,在一开始,这两个愿望是一致的,可是随后却慢慢出现了分歧,进而演化出了尖锐的内心矛盾冲突。
例子4《全金属狂潮》,小说主角的愿望是不断变化的。
这是一个经典的boy meet girl的故事,一开始相良宗介仅仅是出于任务去保护千鸟要,他的愿望是完成任务,之后则在无数的波折纷争中爱上了她。在上级命令他结束任务离开千鸟要时,他表现出了明显的抗拒,声明他想要和她呆在一起。再之后,部队覆灭,千鸟被劫走,相良宗介的最高愿望变成了救出千鸟要。结局,一个曾经的战斗专家、杀手、游击队员,在和平生活中用各种武器危险品将校园搞得鸡犬不宁的军事狂怪人,最终达成了自己的愿望。于是他说:“我也会成为一个不需要武器的男人”“只要有你在,武器什么的不需要了。”
出于任务要保护千鸟(服从命令)——爱上她(为了恋人违抗命令)——为了救她舍生忘死地战斗(命令消失了,以自己的意志保护恋人)
总的来说,主角的愿望,他“想要干什么”支持起整个故事,同时也支持起这个人物。
所谓的“代入感”,即读者看到人物想做什么,认同他的这个愿望,希望他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
至于配角,设计的时候也需要一个“目的”去支持,尽管这目的很简单,或者较为模糊,或者被略去但读者也能大致推测出来。
SF上的很多小说中,主角没有什么明确的愿望和目的,表现得无所事事,茫然而不自知。
还有的小说中,情节的发展和主角的愿望缺少联系,小说中情节发展既不会让主角实现自己的愿望,也不会阻碍摧毁他的愿望。
这些都会让主角和整个故事流于疲软。
当然,这并不是说主角的愿望就掌控着一切,不能由外在原因,例如突发事故,战争来驱动情节。只是,当这些外在原因驱动情节发展后,必须对主角实现自己愿望的过程产生正面或者负面作用。
第二,虚构的人物的外在表观上也应该像个真实的人物。
我们的主角应该有身高,外貌,脾气,爱好,口头禅。在故事中,他的每一个动作,语言细节都应该体现他的这些方面。这点很多作者都已经注意到了,不再详谈。
好了,到这里,有了驱动人物行动的欲望,有性格、能力、气质,还有了身高、发型、发色、肤色、面部容貌、口音、音色,一个人物已经可以在故事中使用了。
第三,虚构的主角身上有真实的矛盾。
在现有的漫画、小说、影视作品中,我们见到了很多反差极大的人。“反差萌”“洗白”这种定性词汇的出现就说明了这些桥段早已被读者和观众们熟知。平时一本正经,碰到小熊玩具就会变得孩子气的美女副官,表面上道貌岸然实则猥琐淫荡的大叔,一直伪装成好人的大反派,忍辱负重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因为挚爱、亲人死去执念深重意图报复社会的反派大BOSS,等等。
“反差萌”一般而言是主角的外在表观之间的矛盾。
“洗白”一般是对角色内心矛盾,动机的发掘。
而常见的,坏人露出马脚,奸笑着向主角们披露计划,这可以算外在表观与内心动机互相作用的“揭示真相”
这三种手法往往组合使用,以增加人物的复杂度。
对这三种手法的具体应用,我们后面再谈。现在来说说这三种手法的实质——关于“复杂的人物”
“复杂的人物”“矛盾的人物”,读者们津津乐道,而作者们也时常声称,写出这样的人物是自己的目标。可惜的是,成功者寥寥,许多作者在这方面的尝试以失败告终,读者觉得人物“性格混乱”“变化无常”,继而弃书。
我首先想指出,人物是靠故事来表现的,这也就意味着,倘若你想写一个复杂的人物,就要为其设计分量相当的剧情。显然,这是需要在故事构思的时候就加以考虑,不是光靠随意添加的支线桥段就能成功。反过来,写这样一个人物是否对你讲故事有帮助,你的故事是否需要一个复杂的人物,这也是写之前就要思考的。
简单地说,复杂的人物不好写,写出来也未必能管用。
然后才是,到底怎么写这样的人物。
和不复杂的人物一样,复杂的人物身上也有矛盾,而且更多,更尖锐。
需要注意的是,矛盾这个政治课本里总是使用的词,并不只表述针锋相对,极端反差。
矛盾是对立统一。
我的意思是,所谓的矛盾可以这样但并不是非要这样——
“眼睛娘一摘眼睛就变成了大美女”
“坏蛋其实是个大好人”
“那人装着聪明实际上是个傻X,纯的”
“他表面上是个正经的好学生,实际上私藏了一大箱的重口味H漫,尤其喜欢凌辱黑暗系。”
人物可以既善良,又无情。
一个大毒枭,对母亲非常孝顺,对他人却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
人物可以既睿智又愚蠢。
一个星象大师,算出了天地间森罗万象,却因为算出自己和恋人没有缘分而自杀。
人物可以既怯懦,又坚强。
一个普通的少女,遇到事情总喜欢哭鼻子,却能够在落魄艰难的处境中乐观地生活。
真实的人身上都会表现出如此的矛盾性,用大文豪托尔斯泰的话说……嗯,那句话很长,大家都知道,我就不打原文了。
但如此依然是不够的。一个矛盾也许够尖锐,但没有足够多的矛盾还是称不上复杂的人物
例如上面的第一个例子,孝顺母亲的阴狠毒枭,我想给他添上另外的矛盾,应该怎么做?
场景:
基友说:你这个人物太老套了,了无新意,同样的人物被写手们写过不知道多少。那些畅销书小说作家更是完爆你。看你写的这东西劳资还不如去打WOW。
我思考半天,大笔一挥,在人物设定里里添上这样的段子:他喜欢吃巧克力,而且只喜欢吃XX街XX店里进的XX牌巧克力。
基友看了新改的版本,皱着眉头说:这算啥?年过四十胡子拉碴的黑道老大吃巧克力,真是滑稽。
我不满地说:这不是够新颖了么?正是不寻常所以才有矛盾!
他说:新颖了可不合理!黑道老大哪有吃巧克力的?
我急了,说:黑道老大咋就不能吃巧克力了?这世界上混黑道的人多了,我就不信其中没有一个喜欢吃巧克力的!
我索性无视了他的全部意见开始动笔写,人设就照原样来,没有吃巧克力的设定,就是一个又孝顺又狠戾的黑道毒枭。等我写到二十万字,快到结局的时候,我又请另外一个基友来看文提意见。
他看了好一会,忽然说:咦,你这人物是不是从XXX的小说里抄来的?
我一翻那XXX的文章,果然,他也写了一个“又孝顺又狠戾的黑道头子”唯一的不同是他在另一个地点贩毒。我顿时生发出一种删掉全部二十万字,再砸掉显示器,把键盘掰烂扔垃圾桶里的冲动。
又过了几天,冷静下来的我重新找到了之前的人设——“他喜欢吃巧克力,而且只喜欢吃XX街XX店里进的XX牌巧克力。”
我想了想,在后面添上了这样的一段:
XX街XX店靠近警察局,当他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警员时,经常和一个同样爱吃巧克力同事下班时候去店里买巧克力。他无所谓牌子,可是对方很喜欢XX牌巧克力。他后来觉得穿着警服进去买巧克力,有点丢脸,于是每次都由那个的同事代劳。后来,那个同事在缉毒行动中殉职了。再后来,他成了掌管整个城市地下贩毒行业的老大。
基友看过之后,说,这个还不错。
不过,虽然我没有砸显示器,掰键盘,却真的删掉了二十万字的草稿,因此改起来就变得有些费劲。我嫌麻烦就没去再写它。
嘛,废话说的多了点。我说这件事是想指出,一个人物身上的矛盾是互相作用,互相联系的,这样让读者觉得他是个真实的人物。
如果黑道毒枭没有什么明显的道理就喜欢吃巧克力,读者只会觉得怪异、滑稽。而如果这种貌似怪异的现象能够和其余的矛盾,例如人物的过去经历,内在动机互相联系,就会让人物显得复杂而真实。
人物的所有矛盾都能归纳一致,联系到一起,才能让读者觉得,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很多细心的读者发现,小说主角或者重要人物身上的怪癖总会有解释。解释其实就是一种联系,是作者为了保证人物一致性的一种技巧。
《灼眼的夏娜》里,夏娜喜欢吃菠萝面包,其中的缘由就在天道宫外传中揭晓。
还有“爱上仇人儿子/女儿”这种被写烂的剧情,主角又恨仇人,又爱仇人的女儿,这两者不但联系,而且互相矛盾。
当读者看到主角举着刀对仇人犹豫不决的时候,他们知道,这是因为他还爱着另一个人,他还是上一章中抱着女主热情拥吻的那个人,还是上上章中背着受伤的女主在敌阵中浴血拼杀的那个人,还是开头对女主一见钟情的那个人,而不是半途从什么犄角旮旯里乱入重生在主角身上的穿越者。
简单地说,读者认可这个人物的一致性。
作者可以写出无数的矛盾,但必须让所有矛盾都互相联系。
人都是矛盾的。这句话我们体会最深的恐怕是在自己身上。我们时而觉得自己自私冷漠,时而又觉得自己同情心泛滥,时而觉得自己耐心极好,时而觉得自己脾气暴躁。有些人评价自己性格时,经常出现矛盾的表述,甚至干脆说,自己是个具有两面性的人。
尽管我们某些时候会发出“我怎么表现得完全不像自己”的疑问,我们也从来不怀疑自己是否是个真实的人。因为我们的感官,意识从未表现得不一致。
可是某些小说,戏剧中的人物比起我们对自己的认知更加复杂,矛盾更多,更尖锐,我们能够认可这个人物的原因何在?
一致性是根本。
作者们精心设计的剧情让主角身上的各种矛盾互相作用,令读者每时每刻都同时观察到角色的多个棱面,从不间断地重申着一致性,于是读者们认可,这确实是颗钻石。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林俊龙博客 » 小说创作杂谈——新人需要懂的基础(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年年岁岁花相识,岁岁年年人不同

给我留言网站地图

谢主隆恩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