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健身的程序员
不是好作家

小说创作杂谈——新人需要懂的基础(下)


四、故事的架构设计

之前在故事的基本形式中说到过,一个故事必然要符合“有事件、有转折、转折中体现人物意志”的三重要求。

然而,仅仅符合这些要求,还不能让它成为一个值得用笔去记述,值得读者花钱去阅读的故事。

故事情节过于简单,这是问题所在。

文学上推崇“举重若轻”“以小见大”,推崇“简单的情节设计反映深远的内涵”,

但我目测SF大部分写手的写作都更接近于网络小说和畅销书,因而“情节精彩”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要求,甚至可以说是核心要求。

我们构思故事的时候,往往会有先有一个主要情节构想:也许是一个画面,也许是一首诗,不过最终,我们需要把它故事化,情节化,填上人物角色和动作,构成转折,使其满足故事基本形式。

1、故事的复合

例:

前一阵子,我忽然想写一个成长,战胜自我的故事。

我首先想到的是,一直默默无闻,不自信的主角最终战胜心中的怯懦,在公众面前成功演出获得满堂喝彩的场景。

接着,由这个场景展开来想,我设计出了主角——一个身材瘦小,自闭,不被老师和同学们看好的音乐少年。人设连同人物的初始状态都随之确定。

我有了主要人物、主要情节,连高潮情景都有了。人物的几个要素——主角的初始状态和最终状态,外貌特点,核心欲望(证明自己,获得承认)也基本定下来。

可是似乎还缺些什么。

有以下两个问题没有解决:

1、主角为什么故事开始之前没有向着欲望前进,而非要等到现在?
2、主角具体是怎么一步步转变的?

于是我现在引入故事B,另一条故事线,另一个角色的故事。它应该帮我解决以上两个问题,即开启主角的转变过程,并且一路促进他“从胆怯自闭到自信成熟”的转变。

介于故事发生在学院中,主角也是个音乐少年,自然而然地,我想到了给主角加上一个恋爱情节。

一个元气自信的转学生少女,这是我决定的B故事角色。

一次偶然的邂逅,她遇到了音乐少年,听到他的演奏而对他的才华大加赞赏,同时也对他产生了朦胧的好感。而只是默默演奏,从未指望过别人肯定的少年听到少女的赞赏,十分惊喜。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

之后少年演奏,而少女就成了他唯一的听众。在相处的过程中,少女喜欢上了少年的演奏,对他的好感也越发强烈,自然而然地,两人擦出了情感的火花。

或许我还会给他们设计一些小事件,让他们加深情感。总而言之,他们恋爱了,少年也似乎有了些许改变,试着改变自己,多与同学接触,有了些朋友。他发现一切也许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糟糕。

最后他改变了自己,鼓起勇气,面对生活。恢复自信的他在舞台上展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赢得所有的评委和观众雷鸣般的掌声,少女也在观众之中对他投以喝彩。

到这里,B故事和A故事复合完毕。整体构架完成。

可以看到B故事虽然是后加的恋爱情节,但和A故事中的“演奏”“勇气”直接相关,B故事的进展——恋爱,更是直接作用于A故事的主要情节,成为少年改变自己的诱因和动力。

这种构造故事的方法,我个人把它称为“故事的复合”。

简单的故事一步步复合,成为一个复杂又环环相扣的故事。B故事不仅使得整体结构更丰满,提供了进一步塑造主角形象的机会,还加强了A故事的意义,使得“战胜自我”这个主题呈现的更有力度。

主要情节是唯一的,后复合上去的恋爱情节不过是故事本身的一部分。主角的核心欲望是证明自己,而恋爱(得到少女肯定)加强了前者,后者成了主角为前者而奋力行动的诱因、动力,并最终成为前者的一部分。
“复合“保证了故事的复杂程度。我上面提到的是一个标准的BOY MEET GIRL的故事模式。两个角色AB互相影响(事实上主要是少女影响了少年),最终都改变了自己。

事实上,复合是极其常用的构造故事的方法。很多故事设计中都有明显的复合痕迹。

《反叛的鲁鲁修》中,黑皇子鲁鲁修脱胎于《哈姆雷特》,性格却与后者设定的截然相反。他的对手兼朋友枢木朱雀的原型则似乎出自朝鲜被日本侵占时的朝鲜皇族。这两个人的故事既互相影响,又有着一定的独立性,从两个全然不同的方向为观众揭示世界,构成故事。

更为常见的例子是那些一卷一故事的轻小说。

例如《文学少女》,作者像穿糖葫芦一般把一个个关系不大的故事连接到一起,看似和前几卷故事本体关系不大的几个主角的关系也受到影响,渐渐改变,直到这种改变大到不可逆,衍生出决定性的变化。

需要注意的是,复合在故事A上的故事B应该对其产生影响。如果不影响主要情节和人物,就果断改写或者砍掉——我想大家不愿意看《火影忍者》《死神》的原创剧情,原因也就在于,原创剧情不会对原作剧情产生什么影响。《名侦探柯南》无穷无尽的杀人案绑架案同理。既然对主线无关紧要,对读者也是无关紧要。

由此可以有以下推论——
1)不要为了凑字数,凑内容去写什么“支线”,“副本”。

这种情况常见于某些升级流网文。“支线”“副本”本身可以支持主角变强,因而它们在故事中有一定的价值。但”支线””副本”类的剧情作为故事B往往只能简单促成主角力量的强大,而对于故事A中的主要目的促进作用不够强烈。如果作者将过多笔墨用在此处,会让故事显得零散。

即使习惯了休闲娱乐文完全不动脑子的读者看到太多旁枝的故事,也会觉得“不爽”,认为作者在“注水”。

你之所以把文字打在屏幕上,仅仅因为它是你故事的一部分,是必要的一部分。你的故事内容绝不会因为注水字数多而变得充实,反而会因此走形变味。
2)如果没有相应的故事线,不要随便添加人物。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到,我完全是为了推动完成主情节,才添加了角色B,元气转学生少女。

而某些作者在没有大纲的情况下前5000字能出场四个“美少女”,这些人物脸上贴着“傲娇”“三无”“班长”“弱气”等花花绿绿的标签,给了读者期待,实际上却没有任何存在意义——我确信,这些期待中绝大部分都无法兑现。
出现在故事中的人物不能对故事产生应有的影响,则纯属多余;反过来,没有故事支持的人物也很难让人萌起来,撸起来。
3)故事可以复合进更多的内容,但应该统一在一个主题下。

我在例子中复合了B故事,实际上我还可以复合进更多的东西,也需要这样做。比如主角的家庭,他的父亲,他的哥哥,他的老师,这些人物对应着C故事,D故事,或者一个小小的情节,一句话的解说。但所有的复合内容,都是为了解决

“主角为什么会变成故事开始时的挫样?”
“主角为什么之前不改变,非要现在开始改变?”
“主角到底是怎么一步步改变的?”

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应该注意主次。并非每一个复合上去的故事都要把起因经过结果明明白白地讲出来,也许只要略微提及,或者通过已有信息暗示给读者。

讲述的多寡也是根据他们对主要情节的影响而定——影响大的多讲,影响少的少讲,没影响的砍掉;直接影响的多讲,间接影响的少讲。关于这个,我们后面会更详细地谈。
2、故事的高潮

俗话说,文似看山不喜平,故事的基本结构决定了小说必然要有起伏和波折。

还是上面那个例子,写完第一遍之后,问题依然很多。其中最大的自然是矛盾不够。转折不够多,不够强,不够有意义,以至于文章显得平淡无奇,令读者失望。朋友看过之后觉得“不给力”。

说到底,我没有满足读者的故事性期待,效果差强人意。

这主要是转折上出了问题。

在第二篇中提到过,能否写出强有力又合乎情理的转折是衡量一个写手的最重要标准之一。

没有转折就没有故事,没有足够强,足够凸显人物意志,揭示他们性格的转折,故事就没有价值。

于是我做了修改:

音乐节大赛快到了——这是我设计的他们相遇后的最大转折事件。

少女希望能够在音乐节上听到少年的演奏,而一向缺乏自信的少年则害怕地退缩。他害怕失败,害怕别人的嘲笑,害怕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之下当众出丑,即使少女的鼓励也无法让他坚定地迈出这一步。

长久形成的自卑的心理习惯让他本能地想推脱。更重要的是,他虽然很想向少女表白,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少年痛恨自己的不争气。

少女殷切的眼神和憧憬的话语让他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而少女更是告诉他,等演奏会结束后,自己就要再度转学,以后也很难与他再见了。

于是少年决意将自己的演出作为给少女的礼物。

他鼓起勇气,逼自己放弃杂念,以决绝的姿态开始准备音乐节的表演——他承受着丢脸的风险,克制自己的抗拒,去请教那些曾经嘲笑过欺负过他的老师和同学,废寝忘食日以继夜地练习。他强迫自己扔掉怯懦,去接近人群,去补足自己因为不敢去学校上课而落下的音乐课程。

众人很惊讶少年的改变。他自己也意外地发现,原来跟人接触并不是那么难的事。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在拼命地练习着。有时候甚至没时间去和她见面,让她听他拉琴。

我要让她看到最好的演出,他想。

终于,到了上台表演的那一天,快轮到他出场了。

他在幕布后一再地给自己打气,想象着她就在台下,等待着他的登场。主持人报出了他的名字和节目。他深吸一口气,走上舞台。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几千双炽热刺人的目光,只把注意力集中在琴上。

可是他托起琴,准备开始演奏时,却猛然发现不对劲。乐器,被几个平时就喜欢欺负他的家伙做了手脚——其中一根弦被故意弄断,而他未能及时察觉。

观众和评委们翘首以待,他却沉默地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不知所措。众人都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互相询问着而躁动不安。几个欺负少年的始作俑者则挤眉弄眼,等着看他出丑,闹笑话。

在这时候,少年忽然想起了自己悄悄谱写的曲子,为少女专门做的曲子,他一直羞怯于告诉少女,默默地练习。而那首曲子正好不需要少的那根弦。

于是少年向主持人请示更换曲子。经同意后,他长舒一口气,终于开始了演奏。

他想着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孩,她曾是他唯一的听众,正是她的鼓励和支持,原本怯懦自卑的他才勇敢地来到这里,才能站在几千人和众多德高望重的评委面前,演奏自己的心声。

这首曲子也是为她而作。

他开始拉琴,随着心绪奏起了只有自己熟悉的旋律,心中的想法自然地化作音符流淌着,回荡在宏大的音乐厅中。评委们渐渐坐直了身子,有些躁动的听众也安静下来。安静的场中,唯有悠扬的琴声。

他就这样演奏着,很快便忘记了几千的观众,忘记了评委,甚至连自己都忘记了,只有女孩。

一曲完毕,余韵未消。

一阵寂静之后,场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许多人争相打听着少年的消息,而评委们则扭头低声交换着意见。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于是一向羞于言语,在人前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的少年向主持人要过了话筒……
——到此为止,我把重新改过的高潮场景讲给朋友听,他们表示,比之前那样子强多了,有看头,转折让人有期待有惊喜——虽然这是个老套的成长故事,是个标准的模版式的故事,但却也是个成形的能让听众兴奋的故事。

我改写这个高潮后,还得回过头去,把之前所有作为铺垫的内容全部改写。

为了突出少年的勇敢和不易,我得进一步渲染他之前的懦弱自闭。

为了突出少年奏出曲子时的全情投入,我得回去渲染他对转学生少女的强烈情感和无法表达情感之间的矛盾。而且还要在前面加上他有作曲天赋的段子。

为了铺垫那几个暗中使坏的家伙,我前面也需要给他们设计情节,让他们出场,暴露自己的嘴脸。

最后,我还得去请教懂乐器的朋友,跟他探讨一下相关的专业知识——其实我完全没碰过小提琴,对于音乐学院的制度以及音乐比赛的流程也所知甚少,相关的术语也不清楚,为了防止闹出笑话写出硬伤,我还有很多需要反复修改的地方。

但不管怎么说,我写出高潮来了,这个剧烈的转折提升了故事的价值。

小说中有很多转折,剧情上的转折,叙事上的转折,语言上的转折。而那些能够体现出人物意志,能够揭示他们性格的转折则是有价值,值得多费笔墨去描写的转折。在所有这些值得书写的转折里,高潮总是最剧烈,最意味深长。

故事应该有高潮。某种意义上,故事的整体正是为了高潮而存在。

例子1:

《魔法少女小圆》的高潮在哪?

学姐的死告诉小圆,魔法少女随时可能死亡;沙也加的死亡告诉小圆,魔法少女不仅可能死亡,还可能化作可悲的魔女,而且根本无法逃脱这个宿命;黑长直亲口告诉她,她一旦选择成为魔法少女就是诅咒,必将万劫不复,走向毁灭;QB更向她坦白,成为魔法少女只是成为它们的食量和蓄能器而已,就像成为家畜,用死亡为它们提供能量。

沉重的可怕的幻灭的事实压在她心头,连同着朋友死去的悲伤。

这个爱哭鼻子,喜欢抱着毛绒玩具滚床,总是笨拙地善良地劝说别人的少女除了哭泣,别无他法。

可是魔女之夜还是来了。黑长直自己一个人终究无力打倒敌人。小圆熟知的喜爱的一切面临毁灭的结局。

当小圆站在屋顶,出神地看着愈发昏暗暴虐的天空,看着欺近城市的暴风雨,观众们的心神也不知不觉紧蹙。他们或许不自觉,却隐约意识到了将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整个剧情十几集都为了这件事情在做铺垫。

她会怎么选择?她真的要做出选择了?这个可爱天真的女孩面对这沉重的一切,将会迈出怎样的脚步?

例子2:

《零之使魔》单挑七万人的一卷里,前面为反复写才人和路易斯对战争,对荣誉,对生命的争论和冲突。女仆谢斯塔给了主角一份迷药,说,如果路易斯逼你去做危险的事,那就用这个对付她。

终于危机来了。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大军一夜溃败。众人狼狈撤离。

路易斯则被当做弃子留下断后。

才人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不想死,表明生命的意义高于所有一切。他否定路易斯对荣誉的渴求,对胜利的渴求,更数次劝说路易斯逃跑。

可是路易斯,这个坚定的有原则的,为了捍卫自己的荣誉不惜一切的贵族少女却坚持己见。她真的想要按照命令,舍命阻拦敌人。

——所谓的“人物真相”在这个生死关头时刻暴露出来,两人的选择让读者们窥见了这两个人物的内心真实一面。

然而还没完——

这个心高气傲少女却选择了,让才人,自己的使魔、恋人逃走,就牺牲自己一个人。

“我也不喜欢死得一文不值啊。不过要是为了让大家活命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这件事……是真正意义上的名誉。我说,才人,你一直说所谓的名誉很无聊,一直不当一回事,可是,实际上还有这种‘名誉’的啊。为大家而死。这是至高无上的名誉,不是吗?”
才人被她这一番话说得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可是他还是拼命地继续尝试说服她:
“那么我也要死吗?我也得跟你一起吗?为了救这些人,你要牺牲我吗?”
才人以为她会说—你是我的使魔,那是理所当然的啊—可是露易丝没有这样说。
她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才人……然后摇了摇头。
“你还是快逃走吧,没有必要陪我。”
“你说什么?!”
“你的飞行机械应该还在维先达尔好上吧?你可以用那个和你的女仆小姐一起前往东边的世界。”

接下来,一直口嫌体正直的贵族少女提出了要和才人举行婚礼。

为什么我会想要举行婚礼的呢?
是不是我想要一个形式?
因为我和才人之间,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
结果我没能好好回应才人的表白,也没有可以让我回应的时间恶劣。
既然都到了最后了,就让我的心意变得坦率一点吧。
可能就是因为有这种想法,我才会提出举行婚礼的吧……

前面八卷以来一直傲娇的少女,在面临生死之别,最后的婚礼上,却终于要坦然地说出自己的心情。剧情在另一个角度冲到顶点。

可是这还是不算完——

突然被才人说“喜欢你”,露易丝不禁脸红得像热透了的西红柿,喜悦之情顿时涌向全身。
“我不是在说谎。我觉得跟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露易丝轻轻地低下头。要说的话,就只有现在了。
“我、我也……”
就在她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阵睡意袭了上来。
“咦……咦?我……”
那突如其来的睡意很强,眼前慢慢变得一片漆黑。
“你、在酒里……”
之后,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露易丝的身体渐渐失去了力气,意识也渐渐远去。

才人在酒里加了迷药——原本女仆给他用来迷倒路易斯脱身的东西,却被用在了截然相反的用途上。剧情从一个高峰猛然翻转过来,走向另一个意义上的高峰。

继路易斯做出决定性意义的选择之后,才人也做出了选择,也是最后的最终极的选择。

“为什么你要去?恕我直言,你这样子过去就等于送死。你不是一直说为了名誉而战,这种话是愚蠢的吗?”
才人考虑了一下,开始不耐烦地皱起眉毛,摇了摇头。
“因为我说出那句话了啊。”
“什么话?”
“我说了我喜欢她。”
朱利奥大声笑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你真像我们罗马里亚的男人呢!”
然后才人沉着脸,环抱双手于胸前。
“其实,与其说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如说是为了自己吧。”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够告诉我那句话的意思吗?”
才人的视线笔直地注视着前方,说道:
“我觉得如果现在我不去的话,我说的那句喜欢就等于是一句谎言了,我实在无法容许自己说的话变成假话,更无法忍受自己的感情变成虚假的东西。”
朱利奥把手指按在额头上,作出了头疼的动作。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了?”
“虽然你不是贵族,我也不是贵族—”
“嗯。”
“可是我觉得你刚才说的那句话非常有贵族的味道。”

在这以前,作者反复表现,主角是一个批判贵族思想的穿越者,一个得过且过的平凡现代人,一个认为生命高于一切,绝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人。

可是,在这最后的时刻,他却做出了截然相反的决断,说出了贵族一般的言辞,以无匹的勇气走上了自我牺牲的道路。

颠覆性的却又合乎情理的剧烈转折带来了非凡的阅读效果。据我所知,很多读者在这里都忍不住流下眼泪。

这就是高潮。

按照某些戏剧理论,在高潮位置,人物的意志达到最强,也展现他们性格中最真实最本质的一部分。故事的价值在此凸显。

从上面的两个例子可以看出:

1、高潮需要大量铺垫,或者说,整部书其它部分都在为高潮服务。

2、故事的意义,比如爱、勇气、责任,靠的是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冲突来表现。这种冲突越剧烈,故事意义也就越深入人心。

3、高潮处人物要做出决定性选择,发生决定性转化。

4、高潮往往具有仪式性。

上面三点很多写作理论都阐述过。我就不细说了。

最后这一点我多说几句。

不论是魔法少女鹿目圆香的究极变身,还是平贺才人迎向数以万计的敌军,其原因、经过、结果都隐含着宗教仪式性。

通过参与宗教仪式,让人的心灵得到哺育,灵魂得到洗涤,这是所有宗教仪式共有的特征。

而古今中外,最原始的最易于被理解的宗教仪式是“献祭”——将美好的生命、价值献祭掉,牺牲掉,让参与仪式的人获得祭品的生命力,从而变得更健康,强大。这在人类历史中被无数的宗教、神话传说和文艺作品实践过的“原型”,其感染力是惊人的。(之后会专门拿一篇来探讨“原型”)

《魔法少女小圆》中,被摆上祭坛的是小圆自己。她是自愿献祭。

《零之使魔》中,献祭仪式经过了一次转换。先是路易斯把自己的荣誉感、爱情、生命作为祭品,而才人是参与献祭的人。才人经历这场仪式后,他获得了无尽的勇气和力量,接着他主动把献祭仪式颠倒过来,将自己的生命、爱情、和勇气作为祭品。

实质上,祭品必须自愿,这个仪式才会更有意义。

也许有朋友要问了,《零之使魔》的献祭,一开始才人是接受献祭的人。可是《魔法少女小圆》和零使的后一次献祭,参与仪式,接受献祭的人又是谁呢?

这是个关键问题。

接受献祭,隐藏着参与仪式的人实际上是读者。

读者们全盘参与其中,却不自觉。他们目睹了故事人物将自我作为祭品牺牲掉的全过程,所以会获得一种崇高感,一种“宗教般的精神体验”。

除了“献祭”,还有“顿悟”,这也是很多宗教里常见的仪式,在小说中作为隐藏的“原型”出现。只是其文化痕迹更明显,感染力不如在原始社会就出现的“献祭”各位朋友可以仔细去回想一下,那些曾经深深打动你的作品,其中的高潮和人物最终转化是否包含了宗教仪式性。

总而言之,高潮是故事里的最强转折,是保证故事起伏的关键,能写好高潮的作者才称得上好作者。

用复合增加剧情的广度,用高潮增加剧情的深度,这样的故事才能够“值得一讲”,值得让读者掏钱。

五、叙事与文笔

很多人都愿意谈文笔谈叙事。毕竟比起所谓的故事设计、人物塑造,文笔看得见摸得着,谈起来更“实在”。

嗯,下面我们就来说说这个“实在”的东西。

看了两百篇文之后,我认为,大部分文看三千字左右就可以清晰地判明作者的水平。只要看这前三千字的叙事即可。叙事文笔直观反应作者的水平。一般而言,好的故事必然伴随着好的叙事,而叙事文笔出了问题,则这个作者构造故事的能力也令人怀疑。
就说开头的三千字,有这么几种典型的坑爹叙事。
1、废话半天不进入故事重点。

最明显的症状是写了好几章,主角没出现。这种文常见于战斗类,如修真、争霸、奇幻。一些作者想“营造出浩大/壮烈/玄奇”的气氛,于是从XX年甚至XXX年之前XXXXX和XXXXX大战起笔,一写就收不住,写出几千字来。这时候主角的爷爷可能还刚出生。而写这几千字不但没有达到营造气氛的目的,更让读者觉得困惑。

这是作者无法掌握故事的体现。故事是主角的故事,是他在实现自己目标过程中跌跌撞撞不断前行的过程。值得刻画,值得倾注笔墨是主角不断转折最终奔向终点的过程。不能对这个过程产生影响的事件人物,删去,影响较小的,略写。

作者知道主角的哪些事情能吸引读者,就不会犯这样的毛病。
2、神神道道,遮遮掩掩

见了太多这样的开头,一个XX神跟XX魔在在说话,讲话的时间是宇宙大爆炸之前或者世界毁灭之后,言语间还夹杂着诸多作者自己一知半解的伪科学神学哲学术语。继而主角登场了,一上来就是苦逼文艺范,言谈举止间似乎掩藏着诸多不可细说的秘密。文章这时候已经三五千字出去了,读者可能还连主角叫啥,在哪干嘛都不清楚。

这种作者一般都认为,自己的文章后期要揭露一个天大的阴谋,要写一场旷世难遇惊天地泣鬼神的天界魔界大战。所以一上来就竭尽全力花费笔墨地向读者们“暗示”这样的“高潮”“结局”,全然不顾自己的主角还是个裸奔的无面人。
3、开场就大篇幅解说介绍

有许多作者用大篇的说明开头,三千字里有两千字是说明。他们觉得让读者们了解一个要到二十多章才会抵达的国家的风土人情非常重要,而且非常迫切,比让读者知道主角是谁正在干嘛更为迫切。
4、开场就战,连战几千字。

作者觉得让读者看一个只有名字的主角和一大群连名字都没有的人互相喊招式名发波对轰“非常酷”。

5、开场抒情,爱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

参考4

以上种种,都是新手们不了解小说叙事的表现。

打个比方,读者读小说就是沿着作者铺设的迷宫往里走。他们欣赏迷宫墙上华美繁复的花纹,他们期待着突然跳出来的怪物吓他们一跳,他们还希望能在迷宫的尽头发现宝物。

故事是一个探索过程。读者沿着作者的叙事,在主角内心和社会层面同时进行探索,不断递获取信息,了解故事全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探索到的突然转折,角色意志和现实的冲突以及其解决,是他们获得阅读乐趣的关键。
1、控制给读者的信息

迫切需要让他们知道的信息先给读者,比如主角是谁,在哪里做什么,让他们“看清脚下和身边”,之后再不断递向远处延伸。

重要的是过程。

先得给出主角的基本形象。(这点极其重要)

随着主角的视角推进,随着他遭遇困难和挑战,我们揭示他表面之下的真正性情,揭示他不为人知的过去。

或许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还要一步步揭示女主的性格,向读者展示她在命运十字路口的抉择。

同样,我们也由主角的历程不断递将视角扩大,从他身边,到外部社会,再到大陆,宇宙。了解的信息不断扩充,不断深入。我们认识了大陆各国的军政要员,见识了宇宙的各路强者邪神的超绝战斗技艺,还了解了从人类、精灵、矮人的种族风俗文化。

读者的探索同时在角色内心和外界两个层面上发展,从脚下开始,一点点向前走,景色一点点展现,直至他们探索完迷宫,走出迷宫,或许还带着财宝……

叙事的关键是控制读者得到的信息。要让读者由近及远,由浅入深地了解故事,让他们走出“探索”的过程。

例子:

最近热播的《another》小说原作就极好地控制读者信息获取。

主要的谜底——十几年前的往事由不同的人讲述,却往往讲到一半停了。而剩下的部分,也要等更多的不幸降临,更多的诡异萦绕着主角时,才一点一点揭开。四周的人和主角接触,却都瞒着主角些什么,而见崎鸣,显然的事件关键人物,又对主角半遮半掩,见面总和他谈些“实在”的话题,又不断地暗示着玄玄乎乎的事情。

正是主角随着危机加深不断探索事件,摸清迷雾后真相的过程构成了故事。

倘若出现这么一个人物,见主角就把十几年前的往事一股脑抖搂出来,这故事就没得可讲了。

像《ANOTHER》这样的侦探类小说常用“揭示”的手法,不止在故事事实上转折,还在读者信息的给与上“人为”地创造转折——侦探们接近真相的过程不断受阻,他们却也不断递获得了一块块信息拼图,直到最后拼出事件全貌。

因此信息的控制是关键。

前面举的五个反例中,全都是信息控制不当。

一是信息方向不对,二是深度信息开头给的量过多,迫切需要交代浅近信息却没给够,三的问题和二一样。四五则是同时犯了这两个错误。

信息控制得不当,也就意味着迷宫搭建得乱七八糟,读者探索时自然会对迷宫的作者怨声载道,或者干脆抽身离开。

2、迷宫的墙壁、怪物、财宝。

理想的故事讲述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

首先迷宫墙壁最好画上漂亮的花纹。华丽丽的打斗描写,搞笑段子,卖萌桥段,床戏和擦边球,诗情画意,大多可以归在此类。

尽管大部分人其实是来走迷宫的而不是来欣赏壁画的,但漂亮的壁画会向读者暗示“这货能画出这么漂亮的画来,设计迷宫应该也会不错”。对于徘徊在迷宫入口处的人,迷人的壁画无疑是让他们下定决心走进迷宫的好理由。

当然,作者应该时刻意识到,自己是在搭建迷宫,是在讲故事,不要沉醉于创作壁画。不要沉溺于创造精细华美的语言——除非故事的转折高潮需要渲染。

其次,迷宫之中要有怪物。我并不是指主角遭遇的故事里怪兽BOSS,而是指故事里的转折(当然也包括前者)。

就像之前在“故事的基本形式”中提到的,故事必须有转折。这种转折包括事实上的转折,还有读者获知信息的转折。

例如,一对夫妻一直相敬如宾,在邻居同事看来还是模范夫妻。忽然有一天妻子把丈夫捅死了,而后向警察自首,说丈夫早有外遇,还图谋用离婚来诈取财产。

前面杀人、自首可以算事实上的转折,之后交代案情则同时有“揭示”和事实上的转折,妻子向警察(以及读者)交代她杀人的原因。

整个发展可能还进一步向我们揭示了夫妻两个人的性格——丈夫阴险狡诈,妻子则较为冲动,固执。

一些短篇小说实际情节简单,因而格外依靠叙事方式的转折,即“揭示”。

第三,财宝。

按照一些戏剧和银幕创作理论,每一个转折后面都潜藏着故事意义,每一次主角的选择都给他带来变化,直到高潮,这次转折是飞跃性的,而主要故事意义也自然地显露。

财宝可以做两方面解。

角色在巨大的转折,考验,应该会有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收获。(也有反过来的情况,即堕落而受惩罚)

对于读者来说,故事意义即是他探索迷宫获得的宝藏。

“要奋斗”“好人终有好报”“正义必胜”“珍惜身边的亲身朋友”“面对诱惑保持自我”这些都算。

当然,现在的作品也常有诸如“中二万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权有势有力才是硬道理”一类的“故事意义”

一般而言,故事意义还是很重要的。连好莱坞商业大片都要标榜一番,何况小说?

转折后面本来就潜藏着故事意义,需要做的不过是把它挖出来,装点一番。只需要看看高潮时人物的选择和转变,故事意义就昭然若揭了。

比如某些起点网文,人物不择手段追逐力量,为了“修真”杀人,吃人,即使作者不明说意义,读者也能感受得到。

再比如《星球大战》,就是部很标准的英雄史诗,勇者与邪恶势力争斗,最终取得胜利。其意义也自不待言。

总之,一篇故事的叙事最好有光鲜的外表,强有力的多加铺垫的故事转折,在故事转折后渲染升华与之相契合的故事意义。这些,再加上精心控制给读者的信息,就是很不错的叙事。

关于文采语言,我个人认为,文采语言其实非常重要。

就比如高潮时刻需要作者行文节奏慢下来,进行铺陈和渲染,这时候语言就极大关乎读者的阅读感受。而以战斗为主打的作品,作者对于战斗过程的描写,也直接关系到读者对作品的感官。

故事叙事需要好的语言,该沉重有力的时候写不出力道,该虚写的时候又过于僵硬,必然会让整个故事的阅读效果大打折扣。

至于什么样的语言是好语言,我只能说,语言不是越华丽越好,至于什么深刻灵秀,那对大部分写手来说遥不可及。

由繁入简难度远比某些人想象的要大。

另外,随便去模仿诗人和大作家的语言,就如同东施效颦。不知其所以然,徒具其形的模仿实在伤读者的眼睛。

模仿郭敬明的(这货倒是算不得作家),还有模仿西尾维新的各位少年们,歇歇吧。先学会把事情写的清楚明白,然后是生动形象。

描写的顺序,详略,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这些是基础。遣词造句有多少货就倒多少货,别乱用成语——顺便说一句,如果不能精准地使用,成语的表达效果往往不好。其它形容词也是一样。几个矛盾怪异的形容词堆在一起会让读者感到困惑,从而毁掉你想要的效果。

还有错别字,病句,这些都是语文的基础,就不多说了。

赞(1)
转载请注明出处:林俊龙博客 » 小说创作杂谈——新人需要懂的基础(下)

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F

    rainy 4年前 (2015-09-26) 来自天朝的朋友 未知浏览器 Unknow Os 回复
  2. #2

    D

    rainy 4年前 (2015-09-26) 来自天朝的朋友 未知浏览器 Unknow Os 回复
  3. #3

    我不会写小说啊,不过我们爱游民网(http://www.594ym.com)有小说频道,可惜都是盗版的

    壹茳平氺 4年前 (2015-10-01) 来自天朝的朋友 未知浏览器 Unknow Os 回复

年年岁岁花相识,岁岁年年人不同

给我留言网站地图

谢主隆恩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